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重庆清代牌坊墓群发掘现场 最后一座古墓今日开

  记者一进现场就碰见考古队雇来的两个掘墓民工。问挖到啥子没有?他们摇摇头说,没搞头,只挖到几根骨头。六座墓中最先被发现的位于6号主墓右后方的1号“碗椁”墓,打开后一无所有。据专家推测,该墓可能被盗过;主墓后方叠加着4、5号两座浅墓坑,也只清理出少量残碎人骨;主墓左侧2、3号两座纵列深坑小墓,U形墓圈完整,3号小墓墓壁还附着一个装殓骨殖的小石箱,据专家称这是一个合葬墓,石箱是后死者合坟时被置入的;正午时分,2号小墓里一具较为完整的人类骨架,才在考古队员的鹤嘴锄和帚刷下显现。

  到昨天为止,除最先被发现的的1号墓出土了大量青花碗,其余4墓出土文物数量为零,现在只剩6号墓了。据李大地先生称,墓前已清理出来的八字形挡墙上的石雕卷草卷花图案,跟正对主墓的石牌坊上的雕花属于同种风格,由此基本可以断定:这座精美的牌坊就是为这座主坟而立的。李先生说,按我们的经验,如果是没有被盗过的清墓,一般都能出土一些玉佩银簪之类的随葬品。最后就看6号大墓了。

  “我们当娃儿那阵就在这里爬上爬下的。”古墓附近农会院子67岁的李家发老爷子一指四柱三间的石牌坊对记者说,文革时生产队想把牌坊撬了来做牛圈。把最上面那层山字顶和左边那个翘翘撬下来一看,石头太脆了,要不得,所以就再也没有撬了。但我还是在墓边撬了几块石头回去垫猪圈。

  记者问,猪儿肯长不肯长哟?他说,肯长肯长,两三百斤一个个的。牌坊上面还雕了几折戏,但究竟是啥子戏,我们也不晓得。

  据渝北区文管所专家刘春鸿先生介绍,后面门脸中间那块高浮雕,雕的是“郭子仪拜寿”。话说唐朝名将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立了大功,唐肃宗想重赏厚封他,但朝中群臣嫉妒纷纷反对。老郭一气之下辞官回家。家中子孙也多是当朝大官,就伙起来给老爷子拜寿消气。这个图案又叫全家福,祝寿图,因为郭子仪富贵功高又子孙兴旺,是老百姓的一种理想,所以成了很多民间艺术的主题。

  昨天考古队在牌坊周围挂起的一串文物保护宣传挂图,和到场视察的市文物保护管理条例立法调研小组,给牌坊墓群这个重庆市最新的考古工地平添了几许普法气氛。据立法调研小组成员、考古队专家林必忠先生称:国家文保法规定凡大型基本建设项目,文物部门事先都要会同建设部门,对可能出现文物的地点进行探查。ag追杀证据如有文物,发掘保护费用必须列入建设预算中,但实施时这往往落不到实处。根据国家文物前提制定的重庆地方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今年底或明年初就将出台。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ag追杀证据_网易体育 版权所有 ag追杀证据保留一切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