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300年的石雕散落田间杂草堆(组图)

  位于庐阳区三十岗乡风景村李牌坊村民组内,有一片历史在三百年以上的清代古墓葬群李天馥先祖墓。墓地里原先摆放有大量雕刻精美的石雕、牌坊,这些石雕虽在“文革”中被砸得七零八落,但部件却保存完好。如今,这些已被列为文保的石雕却散落在田间地头的杂草堆中,无人来管。

  近日,读者杨老先生向本报打来电话,在三国遗址公园旁的风景村,路边有一块古墓葬,是清代著名大臣、合肥人李天馥的家族墓地,已被列为合肥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墓地的情景让杨老先生大大失望了,整个墓葬群只有一只封土堆和一块用大理石做成的关于李天馥的生平介绍的石墙。除此之外,便是散落在旁边田间地头的大量石人石马,还有大量精美的石雕埋在旁边的耕田里,甚至连封土堆前的一块石碑上都没有刻墓主人的名字。

  记者来到风景村,顺着一条石子小路向南走了100多米,便来到李天馥家族墓地。

  “好多墓前的石雕都在这里呢,都是清代留下的,都300多年了。”在封土堆旁,65岁的风景村村民李世平拿着锄头,刨开封土堆旁菜园子边的一些杂草垃圾,一个个带有花纹的石雕显露在记者面前。“你看,这些都是原先站在墓前的石羊、石马,扔在这里好多年了,都没人管”,说着话,他又来到一旁菜地中,用锄头刨,掀开一层薄薄的泥土后,土中露出了一块质地和石马一样的石块,李世平说:这些都是墓前的石人,“文革”时期被破坏之后,一直堆在这里,直到村民耕地时,翻起来的土将它们渐渐埋起来。

  在一户村民的住宅墙后,记者又见到了墓前的香炉、石桌以及牌坊上的柱头。据介绍,这些雕刻都是供桌前祭祀时焚香用的,如今都被村民拖到了家中,作为石凳、石碾用了。

  在风景村,不少村民自称是李天馥的后人。村民都说这是李天馥家族墓地,那个封土堆里葬着的是李天馥的先祖,但葬的具体是谁,就不得而知了,因此在去年重修的时候,只能立一块无字碑。

  今年72岁的村民李延贵说:“我小时候,这片古墓群可漂亮着呢,不仅有牌坊、石人石马,还有香炉烛台。”“文革”时期,将墓地四周的守护石像推倒,并打碎。石头砌成的牌坊、护栏也都被砸倒,扔得到处都是。原先家族墓地群中有的四五个封土堆,在“文革”后,也因村民盖房子、耕地被推平,只留下一个封土堆。

  站在村民李延贵家中的小院里,记者看到,这座建于1989年的小院的地面上,几块石板居然是当年古墓前的供桌桌面。“每家每户都有,村里人好多都把这些石块拉回家,大一点的石块做房屋的垫脚石,小一点的石雕如香炉、烛台等都被居民们自己收藏了,放在房前屋后。”李延贵显得不足为奇地说。而走在村里,村民王传芝甚至告诉记者这样一个传闻:“这些石块的质地可好呢,早些年的时候,村里人把墓地旁的一些石块拿回家,砸碎后炒米花,炒出来的米花雪白,不掺杂一丝黑色。”

  在李天馥第十代孙李延荣的家里,记者看到了一份于2000年6月请画家孙家华代画的李天馥先祖墓的手绘图,这幅图是根据李家家谱所勾画(如图)。李延贵介绍说,小时候,他看到的情景就像这幅画里画的一样,在进入墓地时,道路两旁共有石狮、ag追杀证据石猴各一对,四个石人位于墓地旁边守护墓地,其中两个文官、两个武官。石羊与石马之间是李天馥家的祖坟。在墓地西南方向曾有一大片石狮子,大狮子环抱小狮子。墓地前后分别有一对石马。墓地正前方也有祭拜时的烛台、香炉、石头刻成的龙桌,现在这些东西虽然都还在,但已经没有当年的气势了。

  去年政府拨款重修了一次,但只是简单地将封土砌了一圈青砖,立了一块大理石的李天馥的介绍,那些石雕就还是这样散落着。

  在村里采访时,不少村民向记者表示希望政府部门能够重视重修这块古墓葬。“如果政府部门愿意重建,这些石雕、部件都还在,恢复原貌还是有可能的。”李延贵站在这幅复原图前,望着图上曾经的古墓群,告诉记者。

上一篇:关于我们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ag追杀证据_网易体育 版权所有 ag追杀证据保留一切权力!